刘继庄 聊聊“大写意”


我向来不敢也不想自我标榜为“山水画家”,因为“大写意”的使命是“借题发挥”,“以他人之酒杯,浇胸中之块垒”。人生不易,文人活的越长,胸中块垒砌的墙越高,与现实的世界却天各一方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是孤独的,是积累点点滳滴人生感悟,是心中的块垒激荡郁勃,唐人诗云“北风吹白云,万里渡河汾,心绪逢摇落,秋声不可闻”。诗人眼前的风景无非是他人的酒具,而诗人要表达的意境则是借眼眼前的秋风潇潇,吞吐心头的郁勃之气而已矣。

读初中时就特别喜欢辛弃疾的这首“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”这首诗,它既不象茅台的余味袅袅,也不象五粮液的醇厚飘香,很象山西的汾酒,平淡与天然一色,心性与酒意双飞,兴之所至,酒尽意酣。

于是就画了这帧即兴之作,叫“小品”可,叫“山水画”则不可。 《头条》一位读者给我的作品留下两句留言:“未见老庄参北魏,满纸苍茫竞太虚。”在一个以喧嚣忽悠的浮肿的时代,这样的朋友已经少之又少了。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1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