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还是得有说唱


如果让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的选手回到2017年和自己PK,会是怎样一副景象?

6年前的GAI也许会说:“老子命硬学不来弯腰”,但如今他显然用更巧妙地方式来展现自己在音乐上的统治力。6年前的VAVA也许会念叨“穿我的新衣”,现在的VAVA则会更加自信地告诉对方“谁才是游戏的主角”。正如群众的体感——说唱的热搜躁起来,夏天才算真的到了。杨和苏与GAI的冠军之争、万妮达与VAVA的女rapper对决、艾热挑战说唱传奇热狗、Capper和早安的新人王之战、派克特和功夫胖的OG交手……

这些神仙打架,放过去任何一个都能撑起一整期说唱节目。可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居然毫不吝惜地将它们都挤进了前两期。

开播即是王炸,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:首期上线时,节目在爱奇艺的站内热度达9297,1000+全网热搜热榜,让说唱成为社交网站的霸榜话题。诸如#GAI赢麻了#、#万妮达福州方言rap#、#艾热千里万里唱出世界风#、#中国说唱巅峰对决太炸了#等话题,在微博、抖音、快手迅速引发网友的热烈讨论,节目口碑也随之发酵。同样,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在Vlinkage发布的2022年上半年综艺播放指数TOP15以及上半年网络综艺播放指数TOP10榜单中,这样一档仅开播上线的成绩成为两个榜单上的TOP1。赶着六月份的尾巴,终于有一款现象级的综艺爆了。硬糖君幻想过一百次的终极对战,竟然电光火石间就都发生了。这些五年一见,甚至十年一见的场面,错过绝对追悔莫及。现在有一档王炸节目你不看,到时候社交场没话题插不进嘴可别怪咱没提醒。

不过,硬糖君的按头安利也许是多余的。因为刚想给人安利新歌单里的宝藏,就看到GAI在节目里演唱的《Not Friendly》、刘聪的《清风调》、艾热的《千里万里》,轮番在、网易云音乐的多个榜单上获得说唱爱好者的讨论。咱就是说火这么快,搞得我们这些老粉分享歌单像在跟风似的。夏季顶流,还得是说唱。可喜的是,rapper们不断在创作上深耕蜕变,当初的小众审美已经有了对接大众情绪的力量。

要论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最精彩之处,还得是这些巅峰rapper和他们间的歌曲竞技。

“开打”前,节目先奉上rapper的战力表,按歌曲传播度、商业价值、原创实力、大众好感度、技术流、风格化排布,热狗和GAI并列第一,第三VAVA,第四宝石老舅,第五刘聪。和古龙小说里百晓生搞的兵器谱排名一样,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宛如一个“说唱江湖”。

圈里圈外,玩说唱的,听说唱的,几乎没有不被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吸引的。以前看说唱是图新鲜,现在看说唱,也许是看节目勾勒的歌手群像以及武林格局。他们和而不同,但都在用hip-hop精神战斗。

杨和苏对战GAI,放武侠小说里不就是“西门吹雪大战叶孤城”吗?两位化神期的大佬对决,看得尚在筑基期的我等瑟瑟发抖。

GAI一点功力都没收着,一首《Not Friendly》歌如其名,将个人风格的侵略性发挥到了极致;杨和苏的《小丑女》则有以柔克刚的味道,没有他钟爱的凌厉卡拍和停顿,却有戏剧感染力以及鼓励女性打破刻板印象的深度内核。此战一出,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已有了“开局即决战”的燃感,看得人血脉贲张却又因高度专注而屏气凝神。说唱江湖,也有女侠,VAVA和万妮达对打也很有看点。将类型气质接近的选手放在一起battle,显然是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的某种音乐实验。万妮达的《莫加戴》将福州民歌融入说唱,展现了音乐类型的融合之美,从人声到编排、舞蹈的记忆点应有尽有。VAVA不变应万变,炸场的台风将现场的气氛带到顶点。大家多少对CDC和CSC的beef有过耳闻,节目里盛宇和Psy.P、王以太和刘聪的对决,真有两大门派对抗的既视感。一边是长江水系上游的CDC,豆瓣酱是他们说唱的底味。另一边是长江水系中游的CSC,辣椒是他们直爽犀利的风格。

王以太的《骄傲》玩出了flow编排的“花样”和律动变化,像新式川菜那样极富想象力。刘聪的《清风调》,硬糖君愿意称其为近年来的中国风说唱神级佳作。“街头刮起了新风暴,都放在这首清风调。”由于太过上头,微博、小红书还有各音乐平台上,为《清风调》鸣不平的大有人在(包括硬糖君)。但须知,胜负只在一时,作品才是永恒。CDC和CSC以对决开场,以peace结束,简直可以作为说唱江湖解决矛盾的最佳案例。意气之争不如音乐交流,双方各派几名高手出几首好歌,就是化干戈为玉帛。

说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三五年。如果说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首期要展现的是说唱江湖,那么第2期就是着力呈现rapper的代际传承。曾经冲劲满满的年轻rapper终成一代宗师,他们又将迎来另一波朝气蓬勃的新人;而曾经陪伴中文说唱的年轻观众们,也迎来了更年轻的一批同好。Bridge六年来的成长有目共睹,曾经的小弟成长为hip-hop领头人,在张颜齐的身上难免看到曾经自己的影子。张颜齐以一首《剑气》“杀”向Bridge,Bridge则以《后浪》接招鼓励新人们奋勇前行。

“张颜齐和布瑞吉俩人的歌是商量好的吧”、“张很小心翼翼怕被拒绝的样子,Bridge好贴心照顾弟弟”、“还记得人生看的第一场Live就是Bridge,那时候才大一。没想到四年后张颜齐巡演第一场的嘉宾也是Bridge,太奇妙了!”美好不仅是说唱领域前浪和后浪的精神传递。美好还在于说唱音乐爱好者们,从这种传递中汲取的正向激励。那位4年前看Bridge的live、今年又看了张颜齐邀请Bridge巡演的观众,想必对这种兜兜转转的“缘”更加深有体会。

有人关怀后浪,有人致敬前辈。“当我们离开,把所有专辑埋一块。”功夫胖在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演唱的《一代》,不仅感动了热狗在内的OG,更让社交平台上的年轻听众泪目。派克特的《Now you know》,分别站在上帝视角和自我视角,对中文说唱的演变和自身经历做了串联。

在新鲜涌出的浪花中,年轻一代Capper和早安的对决,则展露了说唱音乐迭代的新趋势。他们更加个性张扬,却又更关心身边的社会。

Capper的《晚安Good Nite》里直指虚伪、贴标签、谣言等乱象,为受此困扰的年轻人有力发声;早安唱的《收声》,则是专门反对酒桌文化的,“你应该模仿他喜欢的样子,哪怕你讨厌也要坚持住。”这波嘲讽满分!难道我们应该为了迎合他人,而接受自己讨厌的行为吗?这些歌曲都充分展现了新生代rapper所代表的年轻一代的思辨精神。

这或许也是说唱综艺创作六年,依旧保持生命力与力量感的根源——年轻人对说唱文化的深度认同,除了外在的娱乐性,更在于内在的价值共鸣。节目中后浪的冲击、前浪的坚守、精神的传递,都让他们感同身受。说唱文化在鼓励他们表达自我的同时,也对社会议题更加关注。既能个性化地自我表达乃至自我放飞,也不失去呼应时代潮流的躬身入局之心。

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为今年综艺带来的惊喜,对于硬糖君在内的很多人而言并不意外。

过去几年,说唱已经成为年轻人生活和表达的一部分。real、peace&love等说唱歌曲内涵影响着年轻人的生活态度,与朋友结伴去Live House、音乐节听说唱现场成为新爱好,还有“我要diss你”“怎么解决我俩的beef”等热梗黑话自然融入社交模式中。与其说是说唱综艺影响了年轻人的兴趣审美,不如说是两者的互相成就和满足。

于是,“梦回2017”让节目有了回忆杀的氛围,很多观众想起了那个夏天的点点滴滴。那一年,GAI、TT、VAVA、小白、Bridge通过《中国有嘻哈》进入大众视野,也让中文说唱进入全新纪元。而如今,当他们再次出现在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,除了依旧保留的说唱初心,更有愈加精进的艺术探索。

GAI懂得敛藏锋芒了,但一开口还是那个霸气的模样。白景屹依旧执着,唱自己想唱的歌,哪怕三次输给黄旭也不动摇。宝石老舅和乃万互相放着狠话,但看胜负已不如当年那般重要。“许多年前,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。”他们都在悄然变强,一步步靠近曾经的梦想。

应该说,说唱综艺的六年,已经有了良好的群众基础、形成品牌效应;而“巅峰对决”的打法自带流量,将以最迅速的方式引爆节目热度,锁定观众的目光。后疫情时代,低迷的心绪需要被点燃,而说唱是我们无法拒绝的选择。

听歌听到最后,不是听flow和韵脚,也不是听歌手,而是听一种情感认同,借他人之酒杯,浇自己之块垒。六年时间,说唱已成生活,前浪后浪翻涌,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。

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